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农文化 > 文化广场

有声阅读兴起,吸引越来越多发“声”者

2020-04-27 15:57:12    来源:中国新农村文化网    点击数:
[摘要] 有声阅读兴起,吸引越来越多发“声”者

核心阅读

听书,已经成为很多读者的新选择。借助声音传播的优势,各种书籍资源有机会得到重新挖掘包装,受众的阅读体验也实现了从平面到立体的升级。

录制有声书的主播们来自不同职业,他们在原著的基础上发挥声音的想象力,代入个人经历和情感,为听众演绎万千故事。


面对话筒,说故事、读原著,一人分饰多角……如今,有声阅读逐渐兴起,越来越多特色鲜明的有声书主播活跃于互联网平台。据统计,在喜马拉雅平台,每年有超过2万名主播参加有声书制作海选;蜻蜓FM平台已签约专业主播35万名;在微信读书平台,专业讲书人和专业机构成为有声阅读服务主要提供者。

有声书主播如何用声音打动读者,如何与平台共同提升内容品质……不同职业、不同经历的“读”书人,有着自己的思考和感悟。

依靠不同声音,塑造“声”临其境的阅读体验

“录制有声作品像是一场无实物表演。”刘琮是专业配音团队729声工场的一名配音演员,导演《三体》广播剧并为主要角色配音,“我们要以声音为载体,塑造出生动的角色,传递出真实的情感,这非常考验‘演技’。”

“有声作品没有画面,我们依靠声音演绎作品,听众却能够得到‘声’临其境的立体体验。这富有挑战性,也是乐趣所在。”张安琪也是一名专业配音演员,曾经为多部动画片配音。

如何通过声音区别书中的不同人物?张安琪以自己曾录制的儿童图书《装在口袋里的爸爸》举例:书中有同学、老师、家长等几十个人物。录制前,需要归纳区别不同角色的语言特色、表达习惯,并分析研究用语气、语感和语言节奏进行差异化表现。“为了让听众一听就能分辨谁在说话,主播在分饰多个角色时要切换声音或者角色状态,我们称之为‘换频道’。”

来自河北承德的李晓宇是一名高中英语老师。2009年,李晓宇第一次尝试录制有声书。“一间书房、一台笔记本电脑,插上花15块钱买来的麦克风,音质还挺粗糙。”如今,李晓宇在喜马拉雅平台上已经拥有近40万粉丝。他录制的一部网络历史小说累计收听量达到1.9亿次。“读有声书,‘软件’得比‘硬件’更硬。主播需要根据不同题材运用不同语气:读武侠小说,要带着豪情,讲究气势;读都市言情小说,就要舒缓情绪,娓娓道来。”李晓宇这样总结。

2019年11月,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的马磊和搭档恩子健合作,在喜马拉雅平台推出音频节目《鸮胖说千字文》。“10分钟的节目,以《千字文》中一句原文为框架,讲历史、讲成语、讲诗歌。”马磊讲道:“我的搭档是考古学专业的,他负责筛选搜集史料、制定节目大纲,我再根据大纲和资料整理讲稿。节目推出快半年了,我们适当调整增加故事性内容,避免过于晦涩难懂。”

“借助声音传播优势,各种书籍资源有机会得到重新挖掘包装,特别是古典文学作品和通识类学术作品将更贴近用户,有助于获得更广的传播。”深圳大学传播学院特聘教授常江说。

主播职业各异,在录制中提升能力收获感动

“年轻时我就喜欢朗读,特别崇拜老一辈配音演员。前些年,我发现有网站可以给电影片段配音,简直欣喜若狂。”主播扁瑛2011年开始接触有声书录制。“能用情感和声音演绎文字,就像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既满足又幸福。”最近,扁瑛录制的《呼兰河传》在蜻蜓FM平台上线,“有了一定阅历,更能把真情实感寄托在声音里。”

2012年,有声书主播李士金想在工作之余找个兼职,想到了有声小说。查资料、买设备、学软件,业余时间不管什么书拿起来就读,每次练习不低于1个小时,坚持了3个月,才敢第一次试音。因为热爱而入行,但只有热爱却远远不够。李士金专程前往北京和上海学习编剧、声音制作等课程,“平时我也会和在电台工作的朋友交流,打磨声音技巧和表达方式。”

能力提高,更收获感动。“录制有声书,收获的不只是专业能力。看到粉丝留言‘暖暖的’‘今晚听完能睡个好觉了’,心里会很满足。”就读于西南大学的小王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录制有声书,“希望让更多人看到生活中积极的一面。”

面对不同职业的非专业主播,不少平台采取了扶持措施:蜻蜓FM开展多次主播招募活动,完善主播孵化体系;喜马拉雅平台为参与海选活动的主播提供保底制作费;微信读书通过举办“朗读者共读计划”等活动,吸引主播。

“有声书主播既是内容的接受方,又是内容的出产方。通过主播的演绎,听众的阅读体验实现了从平面到立体的升级,对文本内容形成新体会;与听众的交流互动又会影响主播,进一步丰富内容生态,实现良性循环。”微信读书产品经理崔崔表示。

听众耳朵挑剔,优质文字和专业演绎缺一不可

去年底,729声工场参与录制的精品广播剧《三体》在喜马拉雅平台上线。“从改编剧本、分配角色、进棚录制、后期渲染到正式推出,花了差不多一年。把硬科幻作品改编成广播剧,既要发挥充分想象力,又要尊重原著的专业性,还要为众多角色找到最优配音人选,作品需要不断打磨。”刘琮说。目前《三体》广播剧播放量已经接近2000万次,不少听众评价“每个角色都很棒,引人入胜”。

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我国成年国民和未成年人有声阅读继续较快增长。“只有拿出更专业优质的作品,才能吸引听众。”李士金说。

“有声书平台的内容品质取决于两个方面,即优质的文字内容和专业的主播演绎。”蜻蜓FM有声读物主播运营负责人陈茜洁说:“有声书平台要想从竞争中突围,就要在拼质量、拼精品上下功夫。”目前,蜻蜓FM在积累万余部有声书资源的同时,探索双人、多人播讲等有声内容形态,打造更有品质的内容生态和产品形态。

“当前大多数出版社和作者的著作权合同、出版合同未对有声改编权进行专门约定。随着数字化出版技术发展,有声书市场容量和用户规模及习惯不断变化,我们希望清晰约定有声改编权。”喜马拉雅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介绍,目前喜马拉雅已经与全国500多家出版机构、近200家网络文学机构达成合作关系。

常江认为,一名好的有声书主播,要有良好表达能力,包括播读和即兴表达的能力;还要有较高的人文学术素养,能结合自身体验传递作品精神内涵,“希望有更多优秀个人主播或机构深耕特定用户群体需求,与平台共同创造更多优质内容。”

此外,人工智能技术也逐渐应用在有声阅读中。“人工智能语音朗读利用神经网络学习文本内容和声学特征之间的对应关系,将文本转化成声学波形。人工智能语音朗读减少了录制成本和人力成本,但其展现文本情感信息的能力和真人有声相比仍有较大差距,需要继续研究探索。”崔崔说。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