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互联网+

“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试点显成效

2021-06-01 15:54:29    来源:乡村振兴建设网    点击数:
[摘要] “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试点显成效

农产品如何才能更便捷顺畅高效地出村进城?

在江西遂川县汤湖镇,直播达人将直播间搬进了茶园,现代化的制茶车间与传统手工制茶技艺在“网”上交织碰撞,半天销售额就能达到6万余元。

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开远市的农村全都有了宽带网和4G信号,当地电信运营商还为部分困难农户提供通信资费优惠,农产品在“云”上走,脚下路却很坚实。

自2020年8月农业农村部公布“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试点县名单、启动试点建设以来,政策措施、市场力量和农民需求紧紧凝聚在一起,农产品出村进城之路越走越顺畅,农民就业增收渠道不断被拓宽,农产品供给质量和效率得到进一步提升,试点工作取得初步成效。

补齐短板,规划先行,出村进城“路基”牢

“今天在树上,明天在路上,后天在餐桌上。”在试点县安徽砀山,一位合作社负责人生动地描绘了互联网为“砀山酥梨”铺就的进城之路,对不易保鲜、成熟期集中的酥梨来说,短、平、快的互联网销售优势明显。

近年来,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逐渐普及,互联网在便利农民消费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创收渠道,为农村产业兴旺带来契机。实施“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是推动农业生产与市场需求紧密衔接,提升农产品供给质量和效率,建立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的重要举措,用“一张网”有效组织起生产、加工、流通、销售各个环节。

如果将“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看作一串数字,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就是最前面的那个“1”。补齐农村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短板,是打通城乡资源流通、推动农产品出村进城必须筑牢的基础。

2020年,我国农村信息基础设施进一步得到完善,全国范围内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在去年年底达到55.9%。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让农村地区,尤其是曾经的贫困地区农产品上行之路更加畅通。据统计,2020年,全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网络零售总额达到3014亿元,同比增长26%。

夯实基础,谋定后动。从农业农村部制定《“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试点工作方案》,到 22个省份出台省级实施方案,其中,重庆市还将这一工程列入全市数字农业农村发展“十四五”规划重点任务,培主体、强链条、建体系,2020年,“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的前行之路愈加清晰。

政企协作,市场运营,出村进城“通路”畅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宅经济”迅速兴起,线上经济快速发展,农产品网络销售不断创下新高。据初步统计,2020年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达到5750亿元,同比增长37.9%。“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来得恰逢其时。

在互联网时代 ,技术更迭日新月异,新事物、新理念层出不穷,如何让农产品乘稳互联网的快车?单靠政府显然不够,建立一个长期可持续发展、有生机有活力的市场化运营机制,需要政府与企业紧密协作,充分发挥市场作用。

对此,农业农村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发挥市场作用更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把现有的要素和资源,以更加科学高效的方式组合在一起,把分散的市场主体凝聚在一起, 实现多方共赢,形成持续动力。让试点县和试点参与企业结成对子搞试点,通过试点支撑企业为试点县提供专门支持措施,是目前出村进城工程试点中做出的两种尝试。

江苏首批10个省级试点县中,有6个入选全国试点县,当地政府选择广泛合作,创新构建“1+1+N”运营机制,重塑产业体系。“试点县紧密对接1个知名电商企业,择优选择1个县域产业化运营主体,同时带动N个市场主体和小农户广泛参与。”江苏省农业农村厅二级巡视员潘长胜介绍。

在四川汉源县,当地政府与阿里巴巴、中国邮政等企业的深度合作,赋能农业生产和农产品流通,推动产业基地变为现代园区,马路运输变为网络跑路,农特土货变身“网红”产品。“‘互联网+’帮助汉源花椒等特色农产品走向更大的市场,助力农户人均增收2000元以上。”汉源县委副书记、县长覃建生说。

市场主体的参与,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互联网的效用。作为“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的支撑企业,猪八戒网与山西吕梁市农业农村部门对接合作,在当地举办首届吕梁干果节。直播带货、电商销售、供应链对接……当日近200万元的农产品销售额只是吕梁农产品出村进城之路的起点,供应链渠道的采购合同、招募的一万多名个体级分销员及4000余家企业级分销商,让这条道路的持续通畅有了保障。

链接产业,内涵丰富,出村进城“前景”好

网络大市场里,前店后厂、自产自销的小农经营方式缺乏竞争力。事实上,“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所涵盖的内容不只是“搭桥建路”,推动农产品商品化,建立适应农产品网络销售的供应链体系,建立市场与生产的联动反馈机制,把庞大的市场需求内化为本地产业升级的动力,才是农产品出村进城的关键。

在特色优质农产品资源丰富、农村电商基础良好的福建,5个试点县一方面确定了茶叶、葡萄、蜜柚、芦柑、银耳等主导产品,以点带面壮大产业规模,一方面围绕仓储冷链、质量标准、品牌创建等多重内涵,打造产业化运营主体,同时融合益农信息社与乡村振兴综合服务点,打通村级物流最后一公里。

“2020年互联网带动柯城农产品销售达5.73亿元。”浙江衢州市柯城区副区长吴浩介绍,除了带动农产品销售这样直接的效果,出村进城工程为当地提升农产品品质,完善大平台建设,乃至新农人培育都起到了带动作用。

不仅是密切聚焦农产品本身的产业链,中国银联借助出村进城工程的契机,全面推进移动支付受理环境建设,助力农村地区金融基础设施提档升级,从金融角度创新涉农产业链解决方案,将出村进城工程的外沿再次扩展。中国银联有关负责人表示:“我们开发了农产品收购业务,切实解决大宗农产品交易时现金需求量大的问题,全年交易金额达3208亿元。此外,通过推广中国农民丰收卡,在让利农户的同时,为农户提供涉农意外保险、法律与医疗咨询、农技指导等权益,很受欢迎。” 

因地制宜探索,多样形式推动,“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试点建设仍在继续,数字经济红利必将惠及更多农民。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赵宇恒 见习记者 王晶晶

乡村名企推荐

更多
返回顶部 关闭